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 
 首  頁  煤炭資訊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

蔣來:井下先鋒

煤炭資訊網 2021/8/5 10:59:23    小說林
我的師傅姓彭,大名運才。已經快55歲了,是班里的一名老黨員,還是全礦這把年紀仍在采煤一線當工人的唯一的一個人。說起他的歷史極其簡單:18歲下井,在采煤隊就背了30多年的煤鎬,人稱“挖煤博士”。雖然煤礦的機械化程度不斷提高,但在南方煤礦采煤仍離不開手工作業。師傅身體依然硬朗,眉心有明顯的“川”字形豎紋,左額角有一條向外彎曲的傷痕。在班前室他從來不坐,身邊永遠放著那把煤鎬,就那么筆直地站在屋角,將軍似的。 
“彭大將軍,你帶彎彎去打沖鋒!” 
工作面炮聲剛剛響過,師傅和我就被安排上去干活。我跟在后面一個勁地想:叫將軍去打沖鋒,這完全是部隊上戰場所使用的術語,但一進入工作面,我立刻強烈地感到一類似戰場的緊張氣氛! 
此時工作面的炮煙還未散盡,到處是驚心動魄的矸石掉落聲;燈光下炮煙如霧一般籠罩在身邊,頂板犬牙交錯,煤壁不平。排炮在長長的工作面開辟出新的空間,又破壞著原來形成的一切。打沖鋒是采煤循環中放炮后的第一道工序,其主要任務就是處理頂板,刷直煤壁,消除危險,為攉煤架棚創造條件。此項工作需要大膽心細和超人的耐力,是名副其實的沖鋒陷陣。 
第一次跟師傅打沖鋒,我感到處處充滿恐懼的氣息,簡直找不到藏身之地,哪里還敢下手!師傅也不催我,讓我暫時呆在一邊。只見他從上至下,先選擇一處位置,敲敲頂板,聽聽聲音,看看跡象,然后曲膝半坐在煤堆上,展開了凌厲的攻勢。他不停地變換著姿勢,兩眼如注,咬緊牙關,動作準確有力,鎬鎬擊中要害,煤渣象子彈一樣飛濺!很快就在他身后出現一條面目一新的工作面。一把簡單的煤鎬在他手中變成攻無不克、所向披靡的魔具,使用起來那樣得心應手,左右逢源!而我卻跟在后面曲膝彎腰偏頭,一點也施展不開手腳,不一會就手酸背痛,大汗淋漓,氣喘如牛! 
一個班下來,我早已成了殘兵敗將,而師傅好象并不急著走,他取下礦帽上那盞有些發紅的礦燈,再慢慢地照射一次工作面,一直到看不見的地方。此時機停人走,新形成的整齊的工作面看了令人格外舒服,師傅這才緩緩離開工作面下班,一副得勝而歸的將軍派頭! 
礦里正在評選安全標兵,這一次還要推薦到省里去。幾十年井下采煤,師傅憑一把煤鎬吃香,只刮傷過一次額角,曾多次當過勞動模范和優秀黨員,十分受人敬重。自此以后,我發現師傅工作更加賣力。班里人告訴我,一百多米長的工作面通常要三四個人打沖鋒,老彭帶一個新工人就可以拿下來,這就是技術。全隊都說師傅是安全標兵的不二人選,師傅到今年底就要退休了,這是最后一次機會。 
“彎彎,我們礦屬薄煤礦區,這煤鎬大有用處;你還年輕,要好好爭取當先進,我愿意當你的入黨介紹人。我幾十年挖煤也很光榮呀,到時體體面面退休。”師傅很少這樣對我說話,師傅很看重這份工作。他每次下班從不將煤鎬丟進工具房里,而是將我的煤鎬一起帶進澡堂洗凈,修理得尖角分明,又背回家中。木把有一點損壞,他還要用玻璃片刮得光光的,用起來很順手,因為這是他的一件武器。 
但師傅這幾天的行動有些不對勁,一到班前室就尋找坐的地方,眉心那個“川”字幾乎堆了起來,走在井下潮濕陰暗的路上甚至有些搖搖晃晃??墒且坏┡陧懼蠼拥酱驔_鋒的命令,他就象一名老戰士搏斗沙場一樣,立即情緒激昂!最近工作面煤層似乎變硬,放炮的效果也不夠理想,煤壁成波浪形延伸,這就大大增加了刷邊的工作量,直接影響到整個采煤的進度! 
“彭大將軍,到這里來加加工!” 
“還是老黨員呢,快點,什么時候才能出班!” 
“煤鎬博士就這水平?不要耽誤架棚!” 
到處都在催師傅,井下如戰場,大家都很急躁,說話就不好聽。 
“吼什么吼!自己動手!”我卻為師傅打抱不平,將煤鎬摔給他們,又對師傅說,“你休息一下,我頂過去!” 
“還是我來。”師傅行動有些艱難,他好象發現了什么,阻止我架棚。“這樣不行,重來!”他口氣不容拒絕。 
原來這一根支柱的距離過大,而且頂端往一邊歪著。因為最好的位置被頂板一塊突出的堅硬石頭占據,只得將就算了。 
“支柱不正就會造成受力不穩,頂板來壓,還會倒棚出事故!”師傅對這些說得頭頭是道,個別同事嫌他過于認真死板。師傅動手很快,他松下支柱,處理頂板。石塊很堅硬,煤鎬都卷刃了,白色石塵嗆人咽鼻。最后他竟搶過別人手里的斧頭去砍!在井下,我感到師傅的思維和行動方式很特別,直到支柱合格,他才滿意地笑了。 
就要下班,我在做最后的一點活,卻發現頭頂的一塊頂板有異樣;敲一敲,發出空洞的響聲,說明已經脫離整體,其中現出空間!我只得加快速度,突然聽到師傅那變調的喊聲。 
“快離開!彎彎,快點!”師傅一邊喊,一邊沖上來,將我猛推一把,只聽“嘩啦”一聲,從我剛才站的地方垮下一大堆矸石!再看師傅卻捂著額角蹲在那里,血從手指間流出來! 
這件事使我非常后悔,師傅主動到安全部門匯報,承擔責任,沒想到師傅竟受到處分;這樣就使師傅根本沒有評選安全標兵的希望了,我真對不起師傅! 
師傅住院了,幾天之間臉上清癯了不少,但精神依然不減,眉心的“川”字變寬了,平添幾份和氣。對我說:“彎彎,你一定要注意安全,千萬不要偷懶圖省事;心要細動作要快,命在自己手里。井下看不到天,頂板就是天!”想想又鄭重地說:“你入黨的預備期快滿了,要加油干!”我使勁點頭答應。 
出院時師傅的右額角留下了向外彎曲的一條傷痕,正好與左額角的老傷痕相對,一眼看上去還真有些滑稽,象牛的兩只小角。一問,師傅原來屬牛。師傅已辦好退休手續,將離開奮斗了幾十年的采煤工作面,輪到我接過師傅的煤鎬上陣打沖鋒了! 


作者:湖南省資興焦電股份有限公司 蔣來      編 輯:沙柳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煤炭資訊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煤炭資訊網(www.ofekos.com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5544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