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 
 首  頁  煤炭資訊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

蔣來:深藏的風景

煤炭資訊網 2021/8/9 10:08:06    小說林
“扁扁!”班前室在點名,團魚轉頭尋找。 
“到!”幾乎是同時,一個面部扁平略黑、身體沒有厚度的小伙子出現在班前室門口。他的左右兩只耳朵上都夾著煙,手上捏著幾只剛出籠的包子,燙得他嘴里咝咝吐氣。 
“同志們辛苦了!”只要有興趣,扁扁就偉人似的在門口向大家招招手。 
“為人民服務!”團魚上前取走扁扁耳朵上的一支煙,又抓走一個包子。 
團魚數數人頭,今天又是18條好漢,一個不缺,人多好辦事。這個月礦里銷售形勢好轉,用戶提著大把鈔票等煤發貨。為此礦里制定了許多獎勵政策,出勤獎、安全獎、超產獎等一大堆。全隊最難管的這個班變成了最有突擊能力的一個班。眼看這個月就剩最后幾天了,可工作面的條件突然變壞,弄不好前功盡棄。在困難面前,全班表現出少有的團結精神,特難侍候的扁扁和團魚也完全變了一個人。 
“給師傅領燈去!”扁扁從礦帽上解下燈號牌扔給團魚。 
“什么尿泡師傅!”團魚極不情愿。其實扁扁只比團魚早下井10天,就想永遠當師傅。團魚開始不知還恭恭敬敬跟在扁扁后面稱師傅,10天后就將扁扁這個外號叫得有棱有角!他要報復扁扁。全班18條好漢,有一半以上的外號都是扁扁這小子免費贈送。團魚生得四肢短粗,經扁扁這一叫還真象那么一回事,好象自己真是王八所變,動作都感到別扭。有一次扁扁當著姑娘的面叫,那姑娘好奇地轉著頭問:“團魚?哪里有團魚?”團魚差點氣昏過去。 
“哎!扁扁師傅,你倒變正經了,不去見‘黑牡丹’了?”團魚將那塊紅底黃字的竹牌翻來復去地看。往常領礦燈扁扁最積極,2號窗口那位發燈姑娘黑得有味,他就那么一個窗里,一個窗外,粘粘乎乎地交談,不到最后不肯離開! 
“你看。”扁扁抖抖身上的工作服,遺憾地聳聳肩。那衣服上全是洞眼,一個衣扣也沒有;一只褲筒從外邊撕開,抬腿就扇動。 
“哈哈!你怕什么?說不定黑牡丹最喜歡看你這個樣子。”團魚對井下工裝的感觸特深。頭一次下井竟穿著白襯衣,一番摸爬,面目全非,清理幾天也沒干凈。井下陰暗潮濕,全與巖石鋼鐵打交道,哪能有好衣服?這身著裝到了井下卻很和諧,大家都一樣緊張勞動,沒人注意這些事情。 
“團魚,我們抓緊時間干。這個月鈔票大大的有;我答應請黑牡丹宵夜,請你作陪。”井下的路上,扁扁盡想美事。團魚其實知道黑牡丹并不喜歡扁扁。 
“謝謝師傅的栽培!。”團魚順水下河。 
到了工作面,情況的確不妙,煤層突然壓低,頂板破碎,必須加大開采力度,還要增加材料消耗。還是分段作業,自由組合。要在往常,這樣的條件,扁扁和團魚早就不干了;這次他們還真的逼上梁山,開弓沒有回頭箭,決不能讓白花花的銀子變成水! 
“走,我們找材料去,先處理安全再說!”扁扁一旦干起來就很有一套辦法。 
他倆走了很長的幾條巷道,來到另一個隊堆放材料的地方。 
“快,每人背兩根木子!”扁扁催促,自己操起兩根木子前頭去了。 
團魚緊張地看看巷道兩頭,讓人發現可麻煩了!但他手短,幾次努力沒有上手,“咚”的掉下一根,就見里面一盞燈隨著腳步聲逼近過來,他只得背上一根慌忙地逃。在過一個又矮又窄的溜子道時,他側身低頭,兩手著地,從變形的支架中間擠過去;只聽“嘶”的一聲響,褲子被掛開一條口子,露出半邊屁股。 
“這該死的井下,人變狗爬。你扁扁盡出餿主意,害得老子出丑!”團魚將木子丟下,大口喘著氣。 
“井下又沒女人,這樣涼快!”這小子總是有理。 
架棚進入緊張階段,團魚照例給扁扁當助手,在下面扶著支柱。突然覺得褲腿濕熱,套鞋里也濕乎乎的。低頭一看,天哪!這小子在一邊干活一邊撒尿,全從團魚的褲腿流進鞋子里。 
“你狗日的不是人!”團魚急了,就要動手打人,一時又松不得手,只是罵! 
“集中精力!一泡人尿也大驚小怪;這不為節省時間嗎?憑咱這精神就該評勞模!” 
“你狗日的也不能這樣缺德!”團魚被那尿騷氣弄得心里極不舒服,只得抓幾把干煤在濕褲和鞋子里敷衍。 
“快點!你小子這么講究就不要來下井!”扁扁等得不耐煩,真的發脾氣了!這小子瘦瘦的,可在井下干起活來精力充沛,主意一個接著一個。這時他倆碰到一個難題,必須3個人才能完成。這里離溜子頭最近,于是叫溜子司機幫助。司機不肯,說這不安全。 
“你少給我來這一套!就一會兒,出了事我負責!”扁扁敢做敢為,這是團魚最佩服的。 
他們三個人正忙做一堆,工作面上頭礦燈亂晃,吼聲陣陣。用燈一照,一塊巨大的矸石壓在溜子上,還橫著一根金屬支柱,正快速隨著溜子向下開來;一路碰得煙塵直冒,情況十分危急,必須立即停開溜子!司機嚇呆了,不知如何是好。扁扁卻蹦進溜子上,象貓一般朝溜子頭竄去!遠遠地就抓起幾塊矸石砸向溜子開關的按鈕,正中關鍵,溜子停了,巨石與橫柱正擋在剛才的抬棚前面,再多開一寸,后果不堪設想!連扁扁都被驚出一身冷汗,就堅決地說:“下不為例,出了事故要死人的!” 
就在這要命的時刻,團魚的礦燈突然不亮了!扁扁用懷疑的眼光掃了團魚幾次,又仔細檢查了礦燈,確信燈壞了,出了幾口粗氣:“你小子不要跟我?;^,干這個事你還嫩得很!”他將團魚安排到一個安全的地方,“工作面情況不好,沒有燈是危險的。在這里呆著不要動,到時我來叫你出班;碰到你小子算我倒楣!”說完操起煤鎬和鐵鏟上工作面鏟煤去了。 
團魚突然從緊張的勞動中退出來,清理一陣身上頭上的煤粒,心漸漸安定下來。他一個人在黑暗中靠在支柱之間,借著扁扁和同事們的礦燈光看工作面的情景使他驚住了:輕輕的煤塵象霧一樣向安全出口奔去,支柱完全改變了原來的模樣,一排排猶如威武的鋼鐵戰士,頂天立地;頂板的橫木仿佛天花板整齊排列;遠處有人對話,象家人交流似的令人感到親切;某個地方有淋水,嘀嗒之聲宛若音樂般清晰悅耳!扁扁彎腰勾頭,雙膝跪在煤堆上,鐵鏟沒入煤炭發出有節奏的沙沙聲,不斷重復的動作好象在做著虔誠的膜拜,背上的汗磷磷發光,頭上的一塊十分光亮的頂板甚至可以看出他模糊的影子……團魚被這幅情景深深地感染了,原來最好的風景深藏在井下,竟如此美麗動人!同時他也更加不安,還有那么多活靠扁扁一個人來干。他第一次體會到看別人緊張勞動那種難受的滋味! 
“嘿!”團魚情緒激動而無奈地突發喊聲,同時將礦燈使勁一摔,燈居然亮了!團魚精神一振,迅速趕到扁扁身后,狠命地干了起來! 



作者:湖南省資興焦電股份有限公司 蔣來      編 輯:沙柳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煤炭資訊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煤炭資訊網(www.ofekos.com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554444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