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 
 首  頁  煤炭資訊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

馮驍:礦山的秋天

煤炭資訊網 2021/9/2 16:56:32    散文薈萃
一 
 又是秋天,綿綿的秋雨夾裹著秋風斜斜地落在人們的身上和臉上,雖然輕輕地,卻已有些涼意。移步街頭,一眼望不到頭的店鋪燈火通明,店外的霓虹讓我聯想到曾經的經歷。 
 那是多年以前的一個秋日,也是這樣的雨景,卻盡顯蒼涼和冷寂;我去采訪一位剛剛榮獲部級勞模稱號的礦工的妻子;走進她的家里,借著昏暗的燈光,只見屋內除了簡單的床鋪、十分陳舊的家具外,再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,更沒用什么時尚的物件;礦工的家屬含淚給我講述了其丈夫的許多事情;他是一個極少顧家的人,每天都是早早地就上班去了,回來的時候也沒有一個準點,有時一天一夜也不見他的人影。她又說起他的許多往事,每說起一件事,她都傷心不已。因為她再也見不到他了;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個秋月高懸、秋風微涼的秋夜里,他早早地來到工作面獨自回柱,卻不料發生了意外,他被冒落的矸石埋在其中。他不幸殉職后的第三天,那枚“部級勞模獎章”到達了礦上,可是他卻看不到了;他用敬業和勤奮無聲地詮釋了“勞模”的含義。 
 二 
 雨后的礦山格外清新,柔柔的陽光自天邊照射過來,映得井口的一切都顯出新意,特別是那一道道鋼軌,散發出耀眼的光芒,讓人浮想聯翩。陽光如雨,輝映在窗欞上;一場雨洗去了窗欞的塵埃,一縷陽光又讓它鍍上一層金光,顯出樸素又奢華的氣質。 
這個秋陽普照的日子,多么像當年的那次聚會。那也是一個秋雨過后的晴天,一幫礦山的文學愛好者自發地聚集在一起,游礦山、觀礦景、抒胸臆。游完礦山,我們一行人又驅車前往司馬遷祠,在那里回望歷史,暢談未來,高歌時代;繼而宣布成立“司馬遷文學社”,創辦油印刊物,定期開展活動。許多年過去,如今的那些人,已從青年走向了中年和老年,有的退休了,有的調往他鄉,有的晉升了,也有的病故了。只有少數人依然堅守著那個“文學夢”,依然在執著地追求著。 
 三 
 撐起一把雨傘,漫步在遠離城市的一條鄉間小路上,偶爾抬起頭,但見微微的雨絲穿透秋風,飄蕩在這個鄉村的郊野;那縷縷雨絲溫文爾雅,慢慢地在心湖泛起陣陣漣漪。 
 走過鄉村的小巷,不經意間便會想起戴望舒的《雨巷》來;剛剛與我擦肩而過的鄉姑莫不是那個丁香花般的女子,一個結著幽怨的姑娘,撐著一把油紙傘,彷徨在這樣的雨巷中;一聲嘆息,讓秋雨更加增添了幽怨的愁腸心緒。我繼續朝前走去,在村口的大樹下,一群鄉村少女正在玩著游戲,嬉鬧聲不絕于耳。 
 此時此刻,我想起礦山里的那些農民協議工,他們只身一人工作在礦山,妻兒和父母遠在千里之外的山村,他們是否也在這樣的秋雨中快樂地玩耍?她們是否也會在這樣的雨景中想起礦山里的父親?她們知道,父輩們正在千尺井下揮汗如雨地工作著,挖掘著陽光般的溫暖;她們知道,兄長們正在地層深處開動著綜掘機,開拓著一條條巷道和新的工作面,那頭頂滴落的水珠正像此時此刻的雨珠一樣;她們還知道,山村雖遠,但每一個人的心里都裝著礦山,都連著礦山?;蛟S,他們的心里早已埋下礦山的種子,正在秋雨的滋潤中醞釀和發芽,期待著一個充滿陽光的夢想。 
 四 
 在我的心里,始終有一個影子靜靜地在那里徜徉,盡管那個影子十分模糊,但卻揮之不去。那是奶奶的形象。還是在我很小的時候,我們一家剛剛從小縣城租住屋搬到礦區的一排平房里,奶奶從老家千里迢迢地來到我們的新居里小住。 
 那時的礦山剛剛開始建設,到處都是繁忙的景象。我們住的平房雖說也是剛蓋好的,但幾十米之外就是田野。于是,幼小的我常常與小伙伴們在田間里追逐、捉迷藏和逮蛐蛐;幾乎每天過了吃飯時間,我們仍渾然不覺地在地里玩耍;這時,總會看見奶奶邁著一雙小腳一步一挪地走到地邊,用她那鄉音濃濃的長長的聲音喚我回家。……如今的那排平房早已蓋起了高樓,那片曾經留下我童年足跡的田地,早已聳立起一個個偌大的工廠車間。 
 每當下雨的時刻,我都會佇立在高層住宅樓的窗前,眺望天際里的雨霧徐徐彌散開來,靜靜地領悟著雨絲飄落窗欞的問候,回想著童年的美好時光。 
 五 
 歷經幾十年的變遷,如今的礦山已是一幅油畫;金黃色的主題渲染著礦山的一草一木,在大自然的隨意勾勒和描繪下,礦山的現代化線條愈加明晰和時尚,綠色整潔的背景鋪滿整個礦區;天高云淡,菊艷花香,四季青在陽光的照映下,更加顯得青翠。早起的人們在晨光中隨著悠揚的音樂跳起動感十足的廣場舞。在三班倒的礦山剛剛進入夢鄉的時刻,已有清潔工揮舞著掃帚在清掃著小區道路和礦區的角角落落。就連樹上的鳥兒也顯示著如此的精神,用它那悠美的歌喉贊美著礦山的早晨。 
 秋天的氣味已濃濃地浸染著整個礦山,勤勞的礦工們正在大地之下的黑色土地上耕耘著,屬于他們的那片希望的田野上到處開放著春天的花朵。他們的妻兒正在睡夢中享受著屬于家人的快樂和幸福?;蛟S,在茫茫的天際處,或在村口的大樹下,正有一位思春的姑娘,望穿秋雨的眼睛里注滿期盼的淚水,她正等待著踏著月光歸來的情郎。這個秋天,對于每一個人都是愜意的和幸福的。 


作者:陜煤韓城礦業公司 馮驍      編 輯:沙柳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煤炭資訊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煤炭資訊網(www.ofekos.com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5544444